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市场 > 市场

产权和要素市场要在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中展现新作为


发布日期:2022-05-08 13:15   来源:未知   阅读:

  日前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了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从全局和战略高度为今后一个时期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提供了行动纲领。此次发布的《意见》,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新发展阶段进一步推进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和促进高质量发展的全面部署,对推动以产权市场为代表的非标资本市场进一步实现要素市场一体化发展,全面深化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共享,进一步发挥资本市场枢纽功能指明了发展的路线蓝图,对推进要素资源市场化配置、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具有重要意义。

  时隔七年之后,此次发布的《意见》,再次把“产权交易市场”纳入中,上一次是在中共中央、国务院2015年8月印发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把产权市场与证券市场并列于资本市场。此次发布的《意见》对产权市场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第一次明确提出“打造统一的要素资源市场”,对构建要素资源统一大市场提出具体的政策要求,为以产权市场为载体向全资源、要素市场升级转型,提供了坚强的政策支持。推进全要素市场建设,必将成为服务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抓手。产权市场和要素市场要在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中抢抓新机遇,展现新作为。

  一、产权市场推动要素资源高效流动配置是畅通国内国际经济双循环的迫切需要和重要保障

  在双循环背景下,我国将迎来经济结构调整、产业结构升级和市场结构重塑的黄金发展期,产权市场作为我国资本市场基础性的非标市场,将在服务双循环新格局、推动各类要素顺畅流转和统一市场构建中发挥积极作用。

  新发展格局的核心在于循环。国内大循环不仅是商品和服务的大循环,更重要的是基于生产力发展的要素大循环。产权市场除了服务于国有经济领域,也要更多服务于集体经济、民营经济和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要素流转,实现实体经济资源的优化配置。产权的“顺畅流转”是现代产权制度的核心,通过产权市场能够促进原来发展不足的劳动力、技术、数据等生产要素实现价值增值和顺畅流转,从而推动产业链上游的基础研究和创新科技,促进基础产业发展和高端人才培养,进而形成完整的市场大生态。

  国内大循环的稳定畅通需要国内经济在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等各环节实现效率提升和成本优化,促进各类生产要素跨区域自由流转是推动国内大循环的重要支撑。产权市场应通过跨区域的交易合作,发挥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引导资本、技术等要素资源按照价值规律和宏观调控导向进行跨区域流动,促进高、中、低级产业在各自的优势地区集聚,在更大范围内形成布局和谐的产业结构,推动全国平均生产效率的整体提升和比较优势产业的均衡发展。

  《意见》提出,“完善市场信息交互渠道。统一产权信息发布机制,实现全国产权交易市场联通”。实现市场信息机制的互联互通,是构建高标准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要基础。产权市场应强化各类市场主体对信息渠道的互通共享,便利市场主体信息之间的互联互通。随着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的飞速发展和市场需求的变化,产权市场将提供平台信息资源的共享模式,通过依法公开市场主体、投资项目、创新资源、产量产能等信息,不断提升各交易机构的服务品质,提高服务效率,分享行业交易信息,同时竭力消除“信息孤岛”,推进信息网络体系的互联与互通。

  一是平台联通,深化整合多地、各类型要素的交易平台。提升产权市场服务能级,有效实现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和数据等五大重点要素的规范化交易。注重产权交易平台与其他平台的融合链接,实现不同区域、不同平台间的信息有效联动。

  二是流程管理,通过产权交易平台进行交易流程全生命周期规范化管理。对登记、交易、结算等流程进行线上管理,推动非标市场与标准化资本市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对标标准化资本市场流程监管,提高市场交易的规范性。

  三是风险防范,进一步推动产权市场通过专业化、精准化、增值化以及全流程的服务,推动“一网交易+大数据+监管”模式建设,通过量化测度、评估模型、预警管控等流程建立风险防控体系,实现监管业务的实时记录、及时处理,并与“一网通办”等多平台基础设施连通,为联合监管提供信息通道。遵照《意见》“健全统一的社会信用制度”,深化完善征信体系建设,对交易参与主体进行多维度信用评价,同时依托大数据分析,加强对风险防范、信用分析、定价估值的精准判定,丰富监管手段。

  三、产权市场将向全要素、全资源市场化配置“一张网”升级,加快构建高标准全要素大市场

  《意见》提出,“推动交易平台优化升级。深化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共享;研究明确各类公共资源交易纳入统一平台体系的标准和方式;将公共资源交易平台覆盖范围扩大到适合以市场化方式配置的各类公共资源;积极破除公共资源交易领域的区域壁垒”。在近三十年的发展历程中,上海、广东、北京、山东等产权市场已经逐步将各类资源要素纳入产权市场进行统一规范的市场化交易流转,全要素市场化“一网交易”持续推进,统一的综合性全要素市场化交易平台方兴未艾。产权和要素市场应进一步服务国家战略,由改革的“局部突破”向系统深化转变,积极推动要素资源平台实体化整合,实现“一网交易”向全要素、全资源市场化配置“一张网”升级。

  随着大量新兴要素产品纳入产权市场,产权市场可以根据不同产品种类特征,围绕市场实际需求,依法依规创新交易方式,使多样化产品与多选择的交易方式相匹配,提高各种要素组合配置效率。例如,人力资源流动可以与产权市场信息发布机制相结合,充分发挥产权市场平台功能,推动与人力资源市场人才流动政策体系衔接,为人力资源流转提供信息发布、撮合、转移等市场化配置服务;产权市场与土地市场的制度平台逐步接轨,与土地交易机构形成功能叠加优势,为交易各方提供推介、展示、咨询等服务;知识产权的运营标的初步估值可由产权市场询价产生,将促进科技创新与资本对接,通过资本证券化的路径,实现科技成果产业化,为产业发展提质增效,推动实体经济加快进入创新驱动、内生增长的发展轨道。

  四、产权市场和证券市场应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通力合作,共同打造我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

  《意见》提出,“加强区域性股权市场和全国性证券市场板块间的合作衔接”。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产权市场为依托,区域性股权市场和证券市场应加强对接合作,打通产品流通渠道,增强在交易撮合、投融资服务、并购重组等业务上的合作,把非标与标准两大市场打造成为一体化的综合性资本市场服务平台。产权市场要按资本市场谋划发展,主动对标证券市场,不断完善市场定位、业务功能和交易监管,与证券市场共建结构合理、功能完善、规范透明、稳健高效、开放包容的资本市场体系,实现共生双赢。

  根据《意见》“鼓励交易平台与金融机构、中介机构合作,依法发展涵盖产权界定、价格评估、担保、保险等业务的综合服务体系”的政策要求,产权市场应加强与各类金融机构及中介服务机构合作,延伸服务领域,为交易双方提供融资担保、资产评估、征信评级、财务管理、法律咨询等中介服务,不断完善市场价格评估机制、强化信息披露、统一信息披露标准,开展各类风险资本融资、退出以及与之相对应的登记、转让、结算等相关服务;为股权投资基金提供“募、投、管、退”的全流程服务,提升私募股权运营效率、释放投资风险,促进风投行业和创新企业的发展,为证券市场提供更多的优质企业资源,促进一二级资本市场的联动和衔接。

  创业投资是当今全球的主流资本运作模式,发达国家经济的高速增长特别是高新技术企业的崛起无不与创业投资有关。产权市场可以积极引入国内外私募股权基金,风险投资基金等多种形式的基金,促使非上市企业和投资资本顺畅对接。在创投企业成长和发展阶段,产权市场可以帮助其进行股份制改造,促使其建立现代化的公司治理结构,提升企业的经营管理水平和市场竞争力。同时通过提供股权登记托管服务,为创投企业提供包括股权登记、托管、查询、冻结、质押融资等服务。

  《意见》提出,培育发展全国统一的生态环境市场。产权市场正在探索构建绿色金融和低碳服务中心,加快建设全国碳市场。为确保“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实现,未来几十年中国将逐步形成绿色低碳产业体系。在绿色低碳环保新发展格局下,产权市场应适应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的要求,着重探索以新兴绿色产业链和绿色供应链为重点的市场服务领域。尤其是上海作为全国碳市场的交易机构,应积极推动全国碳市场创新发展和提升国际影响力,努力打造国际碳交易中心和碳定价中心。以全国碳市场为基础,发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资源和能力优势,加快碳金融创新步伐,进一步增强市场价格发现能力;探索搭建气候投融资服务平台,积极开展气候投融资体系建设,开发气候投融资创新产品,打造全球气候投融资中心。探索以碳普惠体系为载体,推进区域环境权益市场互联互通。积极构建区域碳中和行动联盟,培育碳市场生态圈。

  探索构建数据交易平台,挖掘数据价值。数字经济已上升为国家战略,推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是改造提升传统动能、培育发展新动能的重要手段。数据是数字经济的关键生产要素,对其他要素效率具有倍增作用,产权市场作为最早探索数据要素交易的市场平台之一,应尽快探索建设数字基础设施及大数据交易的资源配置中心。积极探讨和实践数据要素确权、交易单位确立、市场定价机制、市场交易方式和信息披露制度以及市场监管方式。同时,深入分析当前已存在的数据交易,将大数据交易按照产权交易的业务逻辑划分为数据资产、数据权益和数据产品的交易,从市场上已存在的成熟品种中大胆设计产权类产品,争取在产权市场中通过交易挖掘数据价值,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新动能。

  《意见》提出,“优先开展区域市场一体化建设工作,建立健全区域合作机制”。由于不同地区发展阶段不同、发展需求不同、资源优势不同,依靠单一市场的单打独斗难以突破传统业务的束缚获取新的业务增量空间,只有发挥各地优势资源的互补效应,推动全国各类要素资源的大循环,才能真正发挥好产权市场优化要素资源配置的作用。产权市场应结合区域一体化发展战略,积极融入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双城经济圈等区域经济圈建设,加快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在区域一体化中的应用,通过互联网平台构建覆盖各地区交易机构和生产要素的传导和交易机制,打造跨区域要素交易的专业化服务平台。通过打通各地要素市场的供需链条和交易网络,形成突破“菱形区域”和跨越“胡焕庸线”的大市场,从而让更多有价值的要素触达更远的客户和投资人,在当地发展出在全国有比较优势的新兴产业。如可探索通过产权市场区域一体化交易平台将大西部、西北部、东北部和西南部相对密集的土地、矿产、能源、原材料、劳动力要素与中部、东部相对密集的资本要素、技术要素、知识要素、管理要素实现充分融合,将是产权市场获取增量发展空间的重要战略举措。同时,充分发挥主要产权市场的“领头羊”作用,集聚周边多个产权市场,增强整体实力,形成具有一定规模、交易业务统一的区域性产权市场,在提升市场辐射力和影响力同时,避免区域内部低水平的价格战和同质化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