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市场 > 市场

麦克米兰:如何理解市场在人类社会中的必要性?


发布日期:2022-05-10 20:45   来源:未知   阅读:

  市场经济或许是最糟糕的经济体制,但是与历史上出现过的其他经济体制相比,它却是最好的。

  本文作者约翰·麦克米兰(John McMillan,1951-2007),斯坦福大学商学院乔纳森·洛夫雷斯经济学讲座教授,斯坦福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本文节选自他的著作《重新发现历史》的前言。

  威廉·巴克利是保守主义自由市场理论的权威与美国右翼思想的领袖。在他74岁的时候,有人问他,如果让他重新成为一名大学生的话,他将信奉什么样的理论。结果他告诉一脸惊讶的访问者:“我会成为一名社会主义者,甚至可以说是一名者。”他列举了一系列理由,其中包括全球的贫困现象,以及艾滋病的蔓延,这些言论使得年轻的采访者对于自由市场经济也产生了怀疑。在这次访问中,巴克利随后进一步表达了自己感到忧虑的真实原因,他说:“保守主义者对于市场的强调变得越来越乏味了,只需要听过一次,你就可以完全精通它。”

  不论是对巴克利还是对其他任何人而言,如果说听了一次讲座,就能够“精通”有关经济生活的一切内容,那简直是对现代市场经济的一个莫大的讽刺。在我们所生活的现实世界中,并没有一种能解释一切的普遍模式。对于艾滋病和贫困这样的危机来说,用单一维度的思考方式去分析是非常可笑的。

  正如我们所见,现代经济是一个高度复杂的体系,至少像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们所研究的体系一样复杂。经济生活的体系还有另一层复杂性:它是由活生生的人所组成的,而人可以很机敏地对经济体系做出反应,甚至是改造原有的体系。但没有人指望很轻松地就能领悟生物学或是物理学的精髓理论吧。无论是市场的拥护者还是反对者,都喜欢把市场经济概括为几条规则,把复杂的问题过分简单化。其实,他们对于经济学的理解,就像那些以为地球是扁平的人,还要对物理学发表高见一样。

  要想回答任何有关经济生活的问题,你都需要有扎实的理论基础来组织自己的思路,并寻求事实的支持,才能有的放矢。你必须善于观察,弄清楚所有的一切究竟是如何起作用的,或者没有起到作用。这个提醒听上去像是大家都知道的废话,然而在现实生活中,那些基于无端的揣测而不是事实推断所得到的对经济问题的判断,却依然随处可见。

  有一些论点经不起事实的检验,甚至根本就没有任何事实基础,例如埃伦·梅克辛斯·伍德在1999年出版的一本书《资本主义的起源》(Origin of Capitalism)就是这样的。该书的宣传语夸大其辞地介绍说,“伍德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重要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之一”。伍德在书里讲:“不论在什么地方,如果根据市场的要求来调节经济、维持社会再生产,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剥削。市场带给我们的将是大量的失业和贫困,是广大人民的苦难生活。”然而,我们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市场本身会导致贫困现象的产生:在伍德的著作里并没有提供市场经济条件下贫困率高低的资料,也没有关于不同国家和不同时期的贫困率差别的比较。对于某些人来说,市场会给人类带来苦难是一种信仰,但正如我们所见,这是一个错误的、没有事实依据的信仰。这种认为市场将不可避免地伤及穷人利益的偏见,是一个非常幼稚却又极其危险的错误。

  与之相似的是,自由主义者也常常从一个相反的政治方向,使用同样超现实的论证方式来宣传自己的观点。安·兰德就把经济学看作哲学;事实上,“哲学”一词也是她最喜欢用的术语之一。今天,她的自由主义门徒们为她建立了圣地一般的网站,就教义中的要点展开激烈争论,把她的言论当成福音书一般四处传播。就像某个信徒所说的那样,他们诚心诚意地“相信兰德,而且只相信兰德”。

  安·兰德的著作都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主题,例如《自私的美德与资本主义——尚且不为人所知的理想》(The Virtue of Selfishness and Capitalism:The Unknown Ideal)。在她眼里,自由市场是组织任何一个社会的最理想的方式,最好的政府则是对市场管制最少的政府。她认为,国家的唯一功能就是提供法律和秩序,“以保护人们免受暴力的危害”。因此,她主张取消所有对生产和贸易的政府干预。政府不应该调节经济,也不应该重新分配社会财富:“在一个完整的资本主义体系中,国家和经济必须完全地分离,就像政府和教堂的完全分离一样。但是到目前为止,这种分离还没有实现。”

  对极端自由主义持批评态度的人们认为,自由市场如果只有法律的约束是不公平的,因为对于那些本身没有过错却由于其他原因而无法应对不受限制的市场竞争的人们来说,这样的法律和秩序无法提供一个社会保护网。不过,这样的批评有些绵软无力。因为如果那些自由主义者的想法真的变成现实,那么受到伤害的将不仅仅是穷人,富人们同样不能幸免。那样的经济将无法正常运行。现代社会的经济生活是没有办法建立在自由主义者提出的原则基础上的。本书前面的内容对此已经有了充分论证,要让现代市场经济真正良好地运作起来,政府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而不仅仅是提供法律制度,来保护人们免于暴力、诈骗和偷窃的威胁。兰德所设想的理想世界,那种政府和经济的完全脱离,同样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如果用两句充满讽刺意味的话来对以上的观点做一个总结,即是说,那些政治上的“极左”人士痛恨贫困现象,但他们所主张的政策却会导致贫困的持续。相反,那些过分鼓吹市场至上的自由主义的狂热拥护者,所倡导的体制却会招致市场体系的自我毁灭。

  本书的作者一直在倡导人们用一种更加现实的态度来看待市场,对市场的认识不应该像那些类似宗教的信仰一样,要么认为它完美无瑕,要么批评它生性邪恶。市场体系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人们用来提高自己生活水平的一种手段。它本身并没有什么魔力,也不会永垂不朽。它可以帮助人们取得令人骄傲的成就,也有可能运作得非常糟糕。一个特定的市场运作是好是坏,要取决于它的具体设计。

  人们的政治倾向往往影响了他们对市场体制的看法。保守主义者喜欢用偏爱的态度来对待它,而左翼人士则往往对市场过分吹毛求疵。然而,这样的倾向并没有什么逻辑的必然性。关于市场是否公正、平等的价值判断,与我们对市场体制实际运行效率的客观评判,两者完全可以分开。前一个判断是有关核心价值观的问题,理性的人们完全可以有不同的争论;而后一个判断则是对客观事实进行评价。然而,在杂乱无章的现实经济生活中,很多现象往往是模糊不清的。我试图向大家证明,与人们通常的看法不同,很多问题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结论,对于市场,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些客观的认识。

  观点的正确与否需要客观数据的支持,并不受政治派别的左右。我们发现,经济增长确实对穷人有好处,随着整体经济实力的提高,穷人的收入也有所增加。这一发现证明标准的保守主义观点有其合理之处:我们采取的政策应该刺激人们的生产积极性,促进经济效率的提高。但另一方面,研究也发现收入的公平分配对经济增长是有利的,收入分配比较公平的国家比分配不公平的国家发展得更快。照此来看,的政治主张又可以得分了。

  还有,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市场并非天生与社会的目标背道而驰。在保护濒临灭绝的鱼类与改善空气质量等方面,人们已经开始利用市场的激励机制。合理的市场机制的设计,是促进抗艾滋病药物和治疗其他一些疾病的药物发明的最有效的手段。对许多贫困的国家来说,有效的市场体系则是它们唯一可以信赖的摆脱贫困的道路。

  然而,市场并不是万能的,我们也不应该指望它有万能的效果。外部性及公共产品说明了市场的局限性。像环境污染这类涉及第三方利益的外部性问题,要求人们建立起一种协调决策机制,通过设计一些法规来消除对第三方利益的损害。而设立这些法规,就需要政府或者其他中央机构的集权行为。此外,像基础科学知识这类公共产品,对所有人或组织都有好处,却不能对所有的人进行合理收费。因此,除非我们能够建立协调的政策机制,否则这些公共产品就会处于供给不足的状态。在一个联系紧密的小社区里,人们可以自发地组织起来,为社区提供公共产品。但是对于那些受益面很广的公共产品而言,则需要政府的投入和资助。还有,政府在为市场竞争制定规则,它不只是包括现有的法律体系,要保证商业合同的正常履行,要防止垄断现象的出现,监管机构同样不可或缺。

  要弄清楚市场和政府之间的相互作用,最好的办法并不是对其进行抽象的争论,而是考察现实经济在不同程度的政府干预下实际运作的效果如何。政府的干涉是否必要,干预的具体程度是否合理,最好都根据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这样的分析要求我们详细考察市场机制的各种细节,以及政府可能给市场带来的各种扭曲,它应该是一个技术问题,而不是只会唱高调的原则。

  当然,经济学的分析有其局限性。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它无法解决,即政府是否应该对收入进行再分配,以及应该在多大程度上进行再分配。经济成果是否应该和大家共享,这取决于个人的价值观。然而,再分配并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价值判断问题,因为通过研究我们已经知道,收入再分配可能产生如下的不良后果:对收入比较高的人收税,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们工作和投资的积极性,而这会阻碍经济的发展。许多时候,和之间的争论焦点都在这里(或者隐含在这里):税收带来的扭曲是大还是小。经济学家们也可以参与这样的争论,他们可以利用实证分析的方法来评估再分配的实际后果。但是,再好的数据研究依然不能解决关于再分配政策的一个核心问题:一个社会对自己的穷人应该承担多大的义务?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又基于有关“公平与正义”的判断。对此,经济学家们未必比一般人更有发言权。

  主张自由市场经济的著名经济学家哈耶克曾经说过,市场经济最大的优点在于它是“能将那些动机不纯的人带来的危害降到最低的体系”。市场设计的方法进一步深化和完善了哈耶克的论断。市场机制可以约束有害的、危害社会的行为。它在阻止那些“坏人”作恶方面并不见得总是成功,但是只要市场机制的设计比较合理,它还是可以经常可以做到的。

  约翰·勒卡雷在一次访问中谈到,他的小说《不朽的园丁》里描绘了许多可恶的公司欺诈案,这些故事反映出他自己对于许多人所抱有的所谓“绝对信念”彻底丧失了信心。他认为,人们普遍认为“在企业经营的核心有一种道德目标,有人道主义的自我约束”,其实这样的想法毫无道理。在进行市场设计的时候,我们应该把约翰·勒卡里的观点作为给定条件,绝对不能假设个人和企业会自觉地做好事。

  对利益的渴望并不是人性中最吸引人的地方。对利润过分的追求可能带来很不好的后果,就像阿瑟·米勒的小说《推销员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中所描写的那样,威利·罗曼疯狂追求金钱,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但是,无论这种渴望是否有吸引力,它本身却具有极大的推动力,任何经济活动都是受它驱动的。市场设计的挑战就在于,我们需要设计出良好的市场机制,或者让这样的机制得到有效发挥,从而很好地利用人们对利润的追求,让它向着提高社会生产力的方向前进。

  要使一个市场得以良好地运行,你就需要在绝大多数时候能够信赖绝大多数人;确保财产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时刻掌握可靠的有关产品来源和品质的信息;尽量减少对第三方的外部影响;另外,还需要有效地发挥市场的竞争机制。有效市场的这五个必备条件需要一系列复杂机制的维持。对贸易伙伴的信任基于正式的法律制度,以及非正式的信誉机制。法律保护着人们的产权,在从事投资活动的时候,还离不开政府的监管。要到其他地方去开展业务,就需要有便捷的信息流动渠道,找到合适的交易对象。还有,不能有太多开办和经营企业的障碍。

  支持这些特征的市场设计,可以通过自下而上的演进来产生,也可以通过自上而下的办法来强制执行。这两种情况往往是交错发生的。一个有效的结构体系能够鼓励正确的市场行为,制约和防止不当行为的发生,使得人们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时保持行为的正当性。当且仅当市场有了合理的设计之后,我们才依靠亚当·斯密那只看不见的手来指导经济,汇集各方面的信息,协调各种产业活动,让人们从贸易中获利。

  温斯顿·丘吉尔曾经提到:“民主政治或许是最糟糕的一种政府组织形式,但是与历史上出现过的其他体制相比,却是最好的。”这是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时对英国议会发表的演讲,主题之一便是维护民主政治。几乎在同一时间,福斯特提出:“民主制度有两个值得我们喝彩的地方。第一是它可以容忍多样性,第二是它可以接纳批评。有这两个值得我们喝彩的地方,就已经足够了,没有必要再有第三个优点了。”

  市场经济就像民主政治一样。市场经济或许是最糟糕的经济体制,但是与历史上出现过的其他经济体制相比,它却是最好的。市场成功的原因就像福斯特对民主政治的看法一样,它可以容忍多样性,并且接受批评。我们应该为市场而喝彩,因为它解决了一些令人头疼的复杂问题,这些问题是任何其他经济组织都不能解决的。市场创造了财富,缓解了贫困现象。当然,市场也有自己的局限性,它不是万能的,它也有做不到的事情,甚至许多本来应该做好的事情也没有都做到。只有当市场机制得到合理的设计以后,它才能良好地运行。但总而言之,有以上两个值得我们喝彩的地方,就已经足够了。

  梁漱溟先生逝世三十周年纪念讲座梁漱溟文化思想叶圣陶孙女回忆叶氏文脉柳诒徵先生纪念讲座陈寅恪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纪念讲座陈作霖先生逝世一百周年纪念讲座作家张爱玲诞辰一百周年纪念讲座林散之、高二适先生纪念讲座钱穆先生逝世三十周年纪念讲座阮玲玉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纪念讲座上官云珠、周璇诞辰一百周年纪念讲座谭延闿逝世九十周年讲座 孙中山先生逝世九十五周年纪念论坛王阳明逝世四百九十周年纪念论坛

  莫砺锋:开山大师兄周文重:国际关系新格局周晓虹:口述历史与生命历程周晓虹:费孝通江村调查与社会科学中国化周晓虹对话钱锁桥周晓虹、张新木、刘成富、蓝江对谈:消费社会的秘密群学君对话舒国治群学君对话叶兆言黄德海、李宏伟、王晴飞、王苏辛、黄孝阳五作家对话孙中兴:什么是理想的爱情杜春媚对话郭海平程章灿:作为诗人与文学史家的胡小石谷岳:我的行走之旅黄盈盈:中国人的性、爱、情金光亿:人类学与文化遗产周志文:人间的孔子严晓星:漫谈金庸周琦:越南法式风情建筑魏定熙:北京大学与现代中国胡翼青:大数据与人类未来生命科学与人类健康系列高峰论坛毕淑敏读者见面会徐新对话刘成谢宇教授系列演讲王思明:茶叶—中国与世界祁智对话苏芃:关于写作甘满堂:闽台庙会中的傩舞阵头张静:研究思维的逻辑翟学伟:差序格局——贡献、局限与新发展应星:社会学想象力与历史研究吴愈晓:为什么教育竞争愈演愈烈?李仁渊:《晚清新媒体与知识人》叶檀读者见面会冯亦同:金陵之美的五个元素华生、王学勤、周晓虹、徐康宁、樊和平对话

  东方人文美学深度研修班(第一期)东方人文美学深度研修班(第二期)大唐风物,侘寂之美: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第一期)大唐国宝、千年风物: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第二期)当颜真卿遇上宫崎骏: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第三期)史上最大正仓院与法隆寺宝物展: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梦回大唐艺术珍品观展会四姝昆曲雅集: 罗拉拉、单雯、孙芸、陈薇亦昱德堂藏扬州八怪精品展 《南京城市史》系列人文行走活动《格致南京》系列文化活动文心雅韵:中国传统人文美学系列讲演“文学写作与美好城市”高峰论坛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首届微城市文化论坛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一期:南京运渎)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二期:明孝陵)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三期:文旅融合)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四期:城南旧事)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五期:灵谷深松)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六期:清凉山到石头城)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七期:从白马公园到明孝陵)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八期:从玄武门到台城)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九期:从金粟庵到大报恩寺)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期:从夫子庙到科举博物馆)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一期:从五马渡到达摩洞)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二期:从狮子山到扬子饭店)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三期:从南朝石刻到栖霞寺)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四期:牛年探春牛首山)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五期:中山陵经典纪念建筑)从南京到世界:第一届微城市论坛园林版昆曲舞蹈剧场《镜花缘记》秋栖霞文学日系列活动

  社会心理学暑期班(2016) 社会心理学暑期班(2017) 社会心理学暑期班(2018)社会科学经典理论与前沿方法暑期班(2019)口述历史与集体记忆研修班(2020)中国研究:历史观照与社会学想象力学术研讨会中国社会学:从本土化尝试到主体性建构——纪念中国社会学重建40周年学术研讨会第一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 (2018)第二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2019)长三角论坛2019新春学术雅集第三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2020)

  《金陵刻经处》《 生活的逻辑: 城市日常世界中的民国知识人(1927-1937) 》《谢辰生口述》《袍哥》《年羹尧之死》《朵云封事》《两性》《放下心中的尺子——庄子哲学50讲》《东课楼经变》《旧影新说明孝陵》《光与真的旅途》《悲伤的力量》《永远无法返乡的人》《书事》《情感教育》《百年孤独》《面具与乌托邦》《传奇中的大唐》《理解媒介》《单向度的人》《陪京首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诗经》《霓虹灯外》《植物塑造的人类史》《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观世界》《拉扯大的孩子》《子夜》《读书的料及其文化生产》《骆驼祥子》《朱雀》《死水微澜》《通往父亲之路》《南京城市史》(新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